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屌丝的野望】(09) 作者:xstyk
【屌丝的野望】(09) 作者:xstyk
字数:10283


  王阳在上官怡旁边的桌上放了一沓厚厚的现金,默默地走出房间。虽然上官怡的表现十分出乎他的意料,但看起来不像是想不开会做傻事的样子,他想不到别的方法可以补偿她,想来想去自己也只是出得起钱了。他不想再把过多的精力放在纠结这件事上,事情已经发生了,即便后悔也没有用,外面很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。

  度假村一开业,生意就十分火爆。在王阳的精心策划下,度假村里开起各式各样的农家乐餐厅,还开发并引进了大量的娱乐项目。纯天然的绿色经济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慕名而来,也吸引了更多的外商前来投资,整个山南县都活跃起来,到处呈现着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。

  度假村生意的火爆也直接影响了周边地段,甚至是整个山南县的房价。越来越多的有钱人,奔着当地环境的绿色健康,不约而同来到这里买房安家,跟着山南县的房价,似乎在一夜之间就迅速飙升起来。王阳请林伟业吃饭的时候,林伟业多次夸奖他的这个度假村项目如何如何出色,有效带动了本地经济的发展,让他继续好好干,政府绝对不会亏待他云云。

  但也有一些坏消息随之而来,仅仅上一个星期,王阳就收到两次出事的报告。
  起因是有几个小流氓来度假村收保护费,有几个开店的商家不想给,当即被打得住进了医院。连叶菲菲和周晗雪新开的服装店也受到了牵连,幸好有个认识老板娘的员工及时报了警,才没给店里造成太大损失。王阳叫小林子去查了查,那几个小流氓正是汪元青的手下,所以他约了汪元青吃饭,想问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王阳先喝了满满的两杯,才开口说:「汪老大,我听说前几天有几个人冒充是您的手下,来我的度假村里收保护费,还把人打伤了。不知道汪老大听说这件事没有?」

  汪元青将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敲着,微微眯着眼:「明人不做暗事,那几个人正是我手下的小弟,他们去收保护费的事,我也知道。」

  王阳扬了扬眉:「哦?那汪老大的意思是?」

  汪元青斜着看了王阳一眼,不紧不慢地说:「王老弟,我汪元青是个粗人,不像你们生意人那么多拐弯抹角。老实说,当时你建度假村的时候,在拆迁方面,我汪元青可是帮了你不少忙。现在度假村生意这么火爆,我帮王老弟你大概估算了一下,你每个月的收入没有一亿,也有个八九千万吧。你是吃饱了,可是我这帮小弟还在饿着肚子,所以我就盘算着,王老弟你天天吃肉,也给我这帮小弟留点汤喝,你说呢?」

  王阳皱着眉:「汪老大,您帮过我这事,小弟永远记着。汪老大但凡有什么事吩咐一声,小弟一定尽力而为。不过一码归一码,拆迁那事当时咱们是说好了的,一口价50万……」

  「既然这样,那咱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。」汪元青不等王阳把话说完,就一下子站了起来,「我汪元青这把老骨头倒没什么,但凡有口饭吃饿不死就行。
  我手下那帮小弟就不一样了,他们吃不上饭,真要饿急了闹出什么事来,就不是我能管得了的了。话又说回来,我那帮小弟要是出了什么事,我这个当老大的又不能坐视不管,别忘了,王老弟你的底子也不干净。大不了一拍两散,我汪元青这辈子早就享受够了,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,可是老弟你嘛,嘿嘿。「
  汪元青摆明了是要讹诈,王阳虽然心里骂遍了他祖宗八辈,但却不得不强压着怒气,说了一句:「汪老大,你的意思我明白,你开个价吧。」

  「好,王老弟快人快语,我早就说没白交你这个朋友。」汪元青哈哈笑着拍了拍手掌,接着伸出一根手指:「还是一口价,一千万,之后你我井水不犯河水,我的小弟再不会找你的麻烦。」

  王阳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,一千万,这个老东西倒是真敢开口。可是如果不顺着他的意思,要是任由他教唆手下天天到度假村捣乱,到时候损失可就远远不止这个数了。想到这里,他沉着脸说:「好,我答应你,不过需要你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准备。」

  「这个当然。」汪元青呵呵一笑,忽然神情变得阴险,「不过我也得收点利息对不?我听手下的小弟告诉我,度假村里开服装店那两个老板娘特别水灵,听说是王老弟你的人。我汪元青虽然老牛一头,但偶尔也想啃个嫩草,嗯,一个不过瘾,最好是双飞,哈哈。就是不知道老弟你,愿不愿忍痛割爱。」

  王阳立时明白汪元青说的就是周晗雪和叶菲菲,心里一怒,差点跳起来拍桌子骂人,但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他强忍着咬了咬牙说道:「两个女人没问题,不过其中一个是我老婆,我会找另外一个代替。」

  汪元青哈哈一笑:「朋友妻不可欺,王老弟你的结发夫人,我这个当哥哥的当然不会碰了。换别的也行,只要是美女,我都可以接受的。酒我就不喝了,不过老弟你答应了的事可千万别忘了,哈哈哈。」说着转身带着手下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包厢。

  王阳恨恨地咬着牙根,砰地一声将拳头狠狠砸在桌上,骂了一句:「老东西,咱们走着瞧。」猛地抓起桌上的酒杯一口喝干,又重重地放回桌上,开始仔细盘算起来。

  让他一个星期拿出一千万给汪元青,虽然有点困难,但也不是办不到。问题在于,这一千万是不是真能解决问题,若是让汪元青得逞了这次,难保不会再有下一次。如果想真正从根本上解决这桩麻烦,就必须想出个一劳永逸的办法,一次性堵住汪元青的嘴,让他再也没有机会找自己的麻烦。

  但谈何容易,汪元青在本地的地下势力非常庞大,就连政府和公安部门也不得不让他三分,更何况王阳只是一个小小的地产商人。不过王阳随即想到那个一脸猥琐的秦局长,自己刚贿赂了他不少的好处,包括将年轻漂亮的上官怡送给他当玩物,在他身上或许可以下点功夫。

  想到上官怡,王阳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。自从那晚他给上官怡下了迷药,把她送给秦建军蹂躏了一番之后,她好像整个人都变了,脸上再也看不到以前那种温柔依人的神情。王阳以前每次叫她进办公室,她总是一脸娇羞的神情,半推半就地被王阳脱光衣服,然后热情地伺候着王阳在她身上发泄。王阳每次完事后经常会随手塞给她一些钱或礼物,大多数时候她会开心地收下礼物,却会拒绝拿钱。
  给她下迷药那晚之后,王阳有几次下班后把她单独叫进办公室,她总是一上来就很主动地把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。虽然仍旧是很卖力地为他口交,伺候她发泄,但眼里再也没有那种欲拒还迎的羞涩,取而代之的是出奇的平静。而完事后王阳习惯性地给她钱,她会毫不犹豫地拿起放进包里,然后留下一句平静的谢谢,所有的一切看上去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平常。

  而最令王阳吃惊的是,上官怡还主动攀上了秦建军。王阳听说她上个星期刚跟她老公离了婚,并留下房子和几十万元钱作为对她老公的补偿,接着第二天就住进了秦建军郊区的房子,随时供秦建军玩乐,换来的是一件件光鲜亮丽的新衣服,和一辆名贵跑车。

  王阳不知道上官怡是自暴自弃,还是真的对金钱着迷到如此疯狂的地步,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为了报复自己,才故意不辞职而是继续留在公司上班。他现在没有过多的精力去想这些,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汪元青这个麻烦。拨通了秦建军的手机,半天那边才接起电话,接着响起秦建军喘着粗气的声音:「喂,王老弟啊,我刚才正忙着呢,嘿嘿,你懂的啊。什么事你说嘛,吃饭啊,哦,行行,时间地点你定好了发短信告诉我,我先挂了啊。」

  挂断电话的一刻,王阳清楚地听到上官怡娇笑着的声音,正从电话那头传来:「你快点啊秦哥哥,快点进来啊。」然后是秦建军喘着粗气的淫笑:「好妹妹,我这不是来了嘛,腿张大点,再大点,对对,哇好紧……」

  王阳怀着复杂的心情挂了电话,在脸上重重地抚摸了几下,站起身走出了酒店。虽说他已经决定要对付汪元青,但眼下还不得不暂时与之周旋。汪元青管他要两个女人,叶菲菲那边他已经想好了要怎么说,只是另一个女人还没着落。想来想去,王阳拨通了郝梦的电话:「郝姐,在家吗?是我,我马上过来一趟,待会见。」

  王阳很快开车来到了郝梦家的楼下,他向上望了一眼,看到郝梦家的窗子透出黄色的光亮。自从周晗雪和叶菲菲开了店之后,姐妹俩每天忙着店里的生意,有时候还叫保姆抱着孩子去店里帮忙,经常比王阳回家还要晚。好多次王阳回到家,家里空无一人,又没开灯,搞得他心里也空荡荡的,这种时候王阳就会开车去郝梦那里。

  郝梦每次都会提前做几个他爱吃的菜等他过去,门一打开房间里就是那种黄色的亮光,王阳很喜欢这种温暖的黄色,那让他感觉到一种家的温馨。王阳突然想到自己很久没回老家见爸妈了,他有了钱后曾经在县城里给他爸妈买了一套房子,但他爸妈推说住不惯,一直没住进去过。王阳暗暗决定,等这些事情都告一段落,他一定回家好好住上十天半月,好好陪陪父母。

  上了楼,郝梦家的门虚掩着露出一条缝,那自然是因为知道王阳要来的缘故。
  王阳推开门走了进去,郝梦正穿着一条碎花围裙,将最后一盘菜放到餐桌上。
  一看到王阳进来,立时堆出一脸的笑容,脱下围裙洗了手,再过来帮王阳把外套脱掉,把他拉到餐桌前坐下。

  王阳看着半桌子喷香的饭菜,这时候却没什么胃口,随便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,接着就是一口一口地喝着酒,神色复杂地看着郝梦。

  郝梦以为王阳又想要了,轻轻地递过一个白眼,接着走过来缓缓蹲在王阳的脚下,伸手拉开了他的裤链。性欲一直旺盛的王阳,今天却表现的不太有精神,郝梦又是摸又是舔的费了半天劲,他双腿间那具肉棒才慢慢地挺立起来。郝梦在圆圆的肉棒前端亲了一下,才张口吞进了嘴里,缓缓地上下吞吐起来。

  王阳想着汪元青的事,一直有点心不在焉,这时忽然叹了一口气说:「郝姐,要是咱俩以后不能再经常见面了,你会怪我吗?」

  郝梦微微一愣,暂时停下嘴上的动作,脸上现出失落的神色来。她自从几年前离婚后,早就下定决心不会再嫁。因为拆迁房子的事,才半推半就地一次次跟王阳发生关系,后来王阳各方面都一直对她不错,她心里慢慢地也就不再抗拒,甘愿当起王阳的情妇。

  她早就在心底把王阳当成是自己的男人,虽然无名无份,虽然王阳在外面可能还有别的,甚至很多比她年轻漂亮的情人。但王阳毕竟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,而且对她十分照顾,她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各方面都很不错的小男人。所以只要王阳每次打电话说要过来,她都会十分开心地为他做一桌可口的饭菜,包括在肉体上努力地满足王阳的要求。

  郝梦呆呆地望了王阳一会,才缓缓吐出了嘴里的肉棒,轻声说:「不会怪你的。只要王总什么时候有空,想起姐姐来,随时过来都行。姐姐的门……永远为你开着。」说完这句她低下头,张开嘴又含住了王阳的肉棒,默默地轻轻吞吐着。
  王阳心里又是感动,又是不舍,但又不得不狠下心继续说:「郝姐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我是说,我想把你送给别人……」

  郝梦啊地一声张开口,抬头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王阳,一时愣着说不出话来。在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,她的眼圈一下子变红,接着双腿一软,扑通一下坐倒在地上。那条本来已经挺立起来的肉棒,也随之慢慢疲软下来,歪歪地倒在一旁。

  王阳站起身将肉棒塞回裤子里,拉起了裤链,说了一句:「如果你同意,我会在事成之后给你一笔钱,到时候你不愿见我也行,想像以前一样也可以,我王阳不是忘恩负义的人。」接着又深深地叹了口气,继续说,「郝姐,这只是我的一个请求,并不是逼你非得去这样做,你有拒绝的权利。」他不想再对郝梦用出像对上官怡那样的手段,他只是希望郝梦能答应他的要求,最多事成之后再在金钱和物质方面,给她足够的补偿,这样或许能让他自己的良心好过点。

  王阳看郝梦低着头不说话,又说了一句:「郝姐,你仔细考虑一下,然后尽快给我回复吧。」说完走过去拿上自己的外套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门,只留下坐在地上呆了半晌的郝梦,继续呆呆地望着地板。

  郝梦一直低头呆望着地板,她早已过了不谙世事的年纪,虽然不知道王阳为什么要突然把她送给别人,但她猜得到那肯定是出于生意利益上的原因。她不想去追问个究竟,只是在心里问自己,她可以拒绝这个要求吗?

  她的房子是王阳给的,钱是王阳给的,就连屋里的所有家具也都是王阳买的。
  她没有工作,除了王阳给的这些,她想不到别的办法给自己提供生活来源。
  如果她拒绝了,她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?如果为了生活随便找个男人嫁了,万一再遇到一个跟她的前夫一样,欺骗了她的青春,榨光了她所有存款然后跑掉的人渣怎么办?

  很久,郝梦才缓缓抬起头,缓缓站起身走到桌子旁边,缓缓地拿起手机,双手颤抖着给王阳发了一条四个字的短信:「我答应你。」

  王阳这时正坐在楼下的车里,呆呆地望着那扇透出黄光的窗子出神。手机响起,打开看到了郝梦发来的短信,王阳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拧转钥匙发动了车子。
  这件事才只完成了一半,还有另一个女人等着他去说服,说服她将她送给别人当玩物。王阳相信,世上没有哪个女人会心甘情愿,被别人当作玩具礼物一样送来送去,可是他现在却不得不同时对两个女人,提出这种令她们不会甘愿接受的请求。

  王阳很不忍心,也很不甘心,可是眼前的难关又逼着他狠下心做出这样的决定,才有可能安全渡过,否则他拼尽努力换来的一切,随时都可能会消失不见。
  想到叶菲菲那张像花儿一般灿烂的笑脸,王阳不由得又是一阵心疼。他勉强定了定心神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接着脚下用力一踩油门,车子迅速驶出小区,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
  王阳回到家的时候,家里已经亮着灯,打开门却不见人。他叫了几声,菲菲的声音从浴室传来:「阳哥你回来啦?今天店里不忙,我就早回来了,小雪她们要晚点才能回来呢。」

  王阳嗯了一声,心想这样也好,说话也方便些,脱掉外套鞋子走进浴室,看到叶菲菲正背对着门站在镜子前。她的头发上还挂着细细的水珠,显然是刚洗过澡,修长的身体随意地裹着一条宽松的睡袍,只露出膝盖以下一截紧实得没有半点赘肉的小腿。宽大的睡袍几乎完全遮盖住她完美的身材,只是将腰间的衣带不松不紧地打了一个结,才勉强将她那段纤细的腰肢展现出来。

  叶菲菲从镜子里看到王阳走了进来,顿时灿烂地一笑,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:「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?要是小雪知道了,还以为咱俩偷偷约好了的。」
  王阳没有说话,只是在心里苦笑了一声,然后慢慢走过去从后面拦腰抱住了镜子前的美人,将脸埋在她白皙的脖子间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淡淡的沐浴液味道混合着沁人心脾的发香钻入鼻孔,让王阳顿时感到一阵舒服和宁静,暂时忘却了所有烦恼和不开心。他很想就这样一直抱下去,永远不要放开。

  叶菲菲感觉到王阳有点异样,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柔声问了一句:「你怎么了?」

  王阳没有回答,只是将嘴唇贴在叶菲菲白皙嫩滑,散发着香气的脖子上,轻轻地吻了一下,再吻一下,再吻一下。接着,越来越多地吻不断地落在她的脖子上,她的耳垂,然后是她光滑的肩上。王阳每一下都吻地很小心,很温柔,像是生怕留下一个极小的吻痕,玷污了她洁白得没有半点斑痕的身体。

  叶菲菲跟王阳在一起的日子不算短,也早已用过各种方式,各种姿势,跟王阳发生过无数次关系。但在叶菲菲的记忆中,王阳从来没有一次,是像现在这样如此温柔地对待她,而大多时候给她的感觉是,王阳只把她当成一个发泄工具。
  王阳现在如此温柔的举动,反倒让她觉得有点意外,但她又极度享受这种温柔,感觉像是心底那一块最柔软的部分,在这一刹那被触动,被唤醒了。

  叶菲菲闭上眼,头向后微微仰去,抬手轻轻抱住王阳的头,温柔地抚摸着他浓密的头发,自她微微张开的樱唇之间,发出一声柔若游丝的呻吟。她感到王阳紧靠着她臀部的下身迅速鼓胀了起来,但他的吻依然那样轻柔,只是从他每一次落在她柔软耳垂上的轻吻中,感觉到了他越来越粗重的喘息。

  如果是在往常,王阳这种身体上的变化,对于叶菲菲来说是一个信号,用来提醒她这时应该蹲下身子跪在他的脚下,将他裤子里巨大的肉棒掏出来,含进她温热湿滑的小嘴中。但王阳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常了,叶菲菲刚要转过身来,一段细腰就被他抱的更紧,丝毫动弹不得。

  叶菲菲不知道王阳要干什么,但王阳仍然如此温柔的轻吻,让她不想去问,也不愿再去想王阳接下来要干什么。她的身体已经开始融化,她的心已经随之迷醉,她主动放弃了身上的最后一丝气力,只想做一个世界上最没有抗拒力的小女人,其他的一切就交给她身后的男人主宰。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自她微微张开的唇缝之间,继续发出一下又一下,轻柔妩媚地几乎能令所有男人都为之酥软的呻吟。

  王阳的双手在她的身上不断地四处游走,隔着柔软宽大的睡袍,轻柔地抚过在白嫩的脖子,光滑的肩头,饱满高耸的乳尖,最后来到平坦光滑的小腹。他的大手放在那处平坦的腹际,温柔地抚摸了一阵,然后抓住了睡袍衣带的一角,轻轻一拉,将那个大大的衣结解了开来。

  叶菲菲啊地一声,前面的身体大半裸露在空气中,一阵细微的凉意袭至她的胸口。这令她终于又生出一丝力气,将整个身体转了过来,将裸露出来的身体,紧紧靠入王阳的怀中。接着,将两条纤细修长的手臂,轻轻地环住王阳的脖子,然后抬头将两片柔软的嘴唇,温柔地贴在了王阳厚厚的嘴唇上。

  一丝淡淡的幽香自叶菲菲的双唇钻入了王阳的鼻孔,王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轻轻含住那两片柔软香滑的嘴唇,温柔地吮吸起来。叶菲菲半裸着的身体,紧紧贴在王阳的身上,虽然隔着衣服,也能感觉到他胯间的巨物向上高高挺立起来,已经变得无比粗硬。叶菲菲满意地嗯出一声若有若无的鼻音,一只嫩滑的小手抓住王阳的裤链,嗤的一下拉开,紧接着从打开的裤缝中灵巧地伸进去探了片刻,然后掏出一条粗大坚硬正在向上高高挺立起来的肉棒。

  「好大,嘻嘻。」叶菲菲突然将双唇移开,像个孩子似的顽皮地笑着说了一声,然后又迅速贴上了王阳的嘴唇,再次将嫩滑的香舌送了过去。她一边用柔软灵巧的舌尖,缠住王阳粗硬的舌头不断摩擦旋转,一边主动解开了王阳的衬衫和西裤。

  接着,叶菲菲用一个极其优美动人的姿势,将睡袍自她光滑细嫩的身体上,抖落在浴室的地板上,然后将完全赤裸的身体,再次紧贴在王阳的裸体上。感受到那条粗大坚硬的肉棒,紧紧地抵在她柔软的小腹上,她的腹部里那团按耐已久的欲火,在刹那之间被点燃,熊熊燃烧起来。

  「老公,抱我。」虽然有实无名,但叶菲菲早在心里把王阳当成了自己的丈夫,这一声从未开口叫出过的老公,其实早就深藏在她心底很久。

  王阳听话地将一双大手伸进她宽大的睡袍中,在她饱满而柔软的双乳上滑过,来到她光滑平坦的小腹,紧紧握住了那段柔软纤细的腰肢。在怀中肉体极具热情的配合下,一下子将叶菲菲整个人抱了起来,那双光滑修长的玉腿,恰到好处地缠在了王阳的腰间。叶菲菲整个人伏在王阳的怀里,让两具完全赤裸着的肉体紧紧地贴在一起,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。

  粗大坚硬的肉棒,自然地对准了那处粉红的嫩肉中间,那处十分温热,极其湿滑,此刻正不断向外溢着香滑蜜汁的洞穴。接着,那具丰满结实的翘臀,很自然地向下一沉——粗大的肉棒毫不费力地插了进去,瞬间被吞没在那处嫩穴深处。
  一道细滑的透明汁液,从塞满肉棒的嫩穴中被挤得溢了出来,顺着粗硬挺拔的棒身,缓缓地流了下来。

  整整半个小时,叶菲菲娇喘的呻吟,王阳粗重的喘息,夹杂着两具肉体碰撞发出的声音,混和成人类最美妙的音符,充斥着整间浴室,然后到了客厅之中,最后又来到宽大的卧室里。两具肉体不停地摩擦着,不断地撞击着,越来越快,越来越猛烈——终于,大口喘着粗气的王阳,抱着满脸绯红急促娇喘着的叶菲菲,两人同时大叫了一声,双双倒在宽大柔软的床垫上……

  叶菲菲整个人一丝不挂地趴在王阳同样完全赤裸的身体上,她将脸贴在王阳坚实的胸膛上,神情十分满足,好不容易才调匀呼吸,轻声问了一句:「你爱我吗?」

  王阳在一阵激烈的疯狂之后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脑中还是一片令他感到无比舒适的空白。叶菲菲的问题瞬间将他拉回了现实,他立时想到了汪元青威胁他的嘴脸,脸色迅速地沉了下来,神情变得凝重。他没有回答叶菲菲的问题,却问了一句:「菲菲,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?」

  叶菲菲没想到她的问题却换来王阳另一个问题,十分意外地抬头看了看王阳,一看他的神色,就知道事情并不寻常,心里也不由得随之一沉。不等她回答,王阳就用了最简短的方式,把汪元青敲诈他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。叶菲菲先是睁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望着王阳,接着泪水从眼角缓缓流出来,滴在王阳的胸前。

  王阳心疼到了极点,伸手去擦她的眼泪:「菲菲,我想来想去,这件事只能这么解决,实在是逼不得已才对你提出这个请求。要是你答应了,事情完成之后,如果你愿意,你还是我的女人,我还像以前一样照顾你。要是你实在不想答应,哥也不怪你,大不了我进去坐几年牢,出来以后咱们还像以前一样,只要你不嫌哥穷。」

  叶菲菲就那么一直呆呆地望着王阳,眼里不停地涌着泪。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事了,当初她就是被林伟业当成玩物送给王阳的,但当时她几乎没有过多的难过,很快就说服自己接受了。但这时她的心里却像是被刀绞了一样疼痛,是因为这种事情两次发生在自己身上而难过,还是因为她对王阳动了真心?她不确定,但唯一确定的是,她很难说服自己去接受这件事。

  可是,如果她不接受这个请求,她能接受随之而来的后果吗?她想到这段时间以来王阳对她的呵护和照顾,想到王阳每次送她礼物的开心,甚至是无数次和他做爱时感到的无比满足,心情变得十分复杂。她无数次想过应该怎样去享受生活,却从来没有一次想过,王阳有一天会离开她,如果王阳真的因此坐牢……
  叶菲菲想了很久,像是终于下了很大的决心。她强忍着不断涌出的眼泪,忽然问出一句:「你爱我吗?」

  王阳一怔,随即轻轻点了点头,温柔地摸着她的俏脸:「菲菲,我爱你。」
  叶菲菲早已不是纯情少女,在上过很多男人的床后,早就对男女间真正的爱情失去了信心,但此刻听到这极其简单的五个字,却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感情,哇地一声张口哭了出来。她将脸紧贴在王阳的胸膛,大颗大颗的泪珠不断滑落下来,将王阳的整个胸前都湿成一片……

  郝梦答应了,叶菲菲也答应了,这样就为自己争取了足够的时间来对付汪元青。接下来,只要把公安局长秦建军拉拢过来,扳到汪元青只需要很短的时间。
  王阳不在乎多花钱,甚至愿意花更多的钱,只要把汪元青整倒,让他落个惨重的下场,作为跟自己作对的代价。

  第二天上午,王阳开车把郝梦和叶菲菲送到了汪元青的别墅门口。两人在王阳的要求下精心地打扮了一番,郝梦穿了一件红色的短裙,菲菲则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裙,两人都是身材很好的美女,精心打扮了一番之后更是动人。只是两人脸上的笑容十分勉强,王阳心里有愧,一直不敢去看后视镜里两人的脸。

  汪元青很满意王阳送来的两个女人,只对王阳斜着眼甩出一句:「别忘了钱。」
  接着就哈哈大笑着,搂着两个女人进了别墅。

  王阳狠狠地在心里骂了汪元青千万遍,想到两个女人,又是一阵心疼,沉声说:「菲菲,郝姐,等着我。」接着脚下猛地一踩油门,开车离开了汪元青的别墅。

  汪元青别墅里宽大的卧室中,叶菲菲和郝梦并排躺在一张大床上,她们的双手被绳子绑在了床头,两人都惊恐地望着一脸淫笑站在床前的汪元青。

  汪元青嘿嘿地笑着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,露出一副松松垮垮的赘肉。他年轻的时候也曾是个身体精壮的打手,后来上位做了老大,打打杀杀的事自有下面的小弟去做,慢慢他身上的功夫也就耽搁下来。他人已过中年,性能力也早已减退,但他生性爱玩女人,所以性趣却是丝毫未减。

  看着软软垂下来的肉棒,汪元青有点沮丧地暗暗叹了一口气,从桌上的瓶子里倒出一粒蓝色的药丸,张口吃进嘴里。想到一会自己就可以再展雄风,老脸上露出满是憧憬的笑容。

  汪元青又玩味地去看床上躺着的两个美人。男人都喜欢年轻的美女,他也不例外,所以苗条嫩滑的叶菲菲更合他的胃口,不过郝梦那对异常硕大的胸脯,也同样吸引着他的眼睛。他吞了一口口水,嘿嘿地笑着上了床,在郝梦穿着红短裙,露出两截黑色丝袜的大腿上坐了下来,接着从床边的柜子上拿过一把匕首。
  郝梦早就听说汪元青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黑帮老大,心里本来就害怕至极,现在看到他拿出匕首,脸上的神色更是惊恐,她一边挣扎着被捆绑的双手,一边连声求饶:「不要,求求你不要……」

  汪元青嘿嘿地笑着,缓缓地将刀尖抵在郝梦双乳之间的乳沟,轻轻地划了一下。锋利的刀尖,立时将她的衬衫划开一个口子,露出一道鲜艳的红色乳罩。一对白嫩的豪乳在乳罩的束缚下,挤压出一道深深的乳沟。汪元青满意地嗯了一声,又将刀尖隔着乳罩在她的一只乳房上轻轻地划了一下,一只硕大的乳房立时冲破舒服蹦了出来,露出一片红色的乳晕。

  刀尖的凉意瞬时传遍郝梦的全身,令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,立刻停止了求饶,还紧闭着嘴屏住了气息。生怕呼吸太重让身体欺负的太厉害,被那柄锋利的匕首划伤了。

  汪元青继续在衣服上滑动着匕首,不一会已经将郝梦的衣服划成了一条条破烂的细条。接着他又如法炮制,将郝梦下身的红色短裙,黑色丝袜全都划开一个个裂口。甚至是那条细窄的内裤,也在她的双腿中间划出一道裂口,露出一片黑亮的阴毛,和粉红色的嫩肉。

  他年轻的时候身手十分了得,各种利刃也都玩得得心应手,所以他完全不担心会不小心刺破女人的皮肤。他只是喜欢看着女人惊恐的表情,她们的恐惧会让自己生出巨大的满足感。汪元青并不急于去玩弄郝梦的身体,在划破她全身的衣服后,又转移目标,坐在了叶菲菲的大腿上。

  叶菲菲看着刚才那一幕,早已吓得花容失色,这时更是不顾一切地挣扎着双手,不一会,细嫩的手腕就被绳子勒出两道红色的深痕。汪元青心里生出巨大的满足感,不顾叶菲菲剧烈的挣扎,又将刀尖缓缓抵在了她的胸口。叶菲菲立时停下了动作,双眼惊恐地看着刀尖,流着泪求饶道:「不要,不要……」

  闪着白光的刀尖顺着叶菲菲的胸口,缓缓地滑向她的下身,一路划破了她的白色连身裙,白色的蕾丝乳罩,白色的内裤,以及透明的丝袜。她所有的衣服,都在身体上面的裂开一道直直的口子,然后从她光滑无比的肉体上,滑在了两边。
  这时,汪元青下身的肉棒才在药物的效用下,慢慢地挺立起来。他哼哼笑了两声,将手中的匕首放在叶菲菲平坦光滑的小腹,然后身子一动将肥装的身体坐在了叶菲菲饱满的双乳上。叶菲菲心中害怕到了极点,但小腹上传来匕首的凉意,让她一动也不敢动,只能任汪元青摆布。

  郝梦这时正在拼命挣扎着,汪元青瞪了她一眼,抬腿将一只大脚用力地踩在她那对硕大的双乳上,狠狠地揉搓起来。接着一把揪起叶菲菲的头发,将硬起来的肉棒粗暴地塞进她的嘴里,猛烈地抽动起来……

  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

[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xiawuqing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