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】(04)【作者:hangyuanfly】
【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】(04)【作者:hangyuanfly】
字数:65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第四章 送上门的秦婶

  知道李玥颖父母离婚的当晚,就一直担心着她。晚上,还梦到她在哭,我在一旁安慰她。

  第二天,课间操的时候,又在台上看见她了。眼睛红红的,有点肿,没有精神。弄得我满脑子都是她,课也没上好,老师讲的什么完全不知道了。心想,要是能替她分担一些该有多好。

  放学后,我在学校门口等了好久,她总算出来了。一个人,低着头,心不在焉的走着。

  我随后跟着,在看清左右没有人的时候,疾步走到她旁边,说:「晚上还去吗?」

  「嗯?是你呀!嗯——好的!」她看是我,似乎高兴了点。

  「好!我等你!」我差点高兴得跳起来。转身就走。

  「那个——你能陪我走回家吗?」她有些迟疑的问我,「我不想一个人走。」
  「没问题!」我连想都没想,就答应了。

  于是,我就陪着她往家走。走着走着,才注意到,她家离我家可不近啊。但愿,爸爸妈妈别早回来,要不又该说我不写作业,就知道在外面玩。

  「你们老师对你们严吗?」我问。

  「还好吧。对女生还行。男生呢,不好好学习偷懒就打手板,淘气的就罚站。有一次,老师气坏了,还打了那男生的屁股。」说着,她脸上露出了笑意,「那,你们老师呢?」

  「我们现在的老师刚来没多少时间。人很好,很温柔。不像以前的老师,动不动就打人,在不就找家长。烦死了!」一想起以前的老师就恨得不行。

  「一年级的时候,不懂事,把一老师自行车的气给放了。我也不是恶意的,就是对自行车新鲜、好奇。她就把我扣下,不让回家。最后,我爸来接的我。」我说完叹了口气!一副无奈的样子看着她。

  她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,哈哈大笑起来,「原来,那个敢给政教处老师放气的就是你呀!」说着,还摸摸我的头发,「厉害厉害!」

  被她这么一摸,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,不好意思的躲开了。

  假装生气的,对她做个鬼脸。

  我们就这样聊着。我想办法让她能开心起来。把那些原本用来哄长辈开心的手断,都使了出来。总的来说,还是有效果的。

  等到她家门口的时候,我有些不自然了,或者说,有一点点自卑。

  她的家是独门独院。从门口往里望,院子有30米宽,40、50米长。中间种有
各种花卉。后面是一座二层小楼。楼顶有个不小的玻璃房子,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。

  「将公主殿下安全送到家!」我故意耍怪态。也是有感而发。住在这里的,不就是公主嘛!

  「谢谢你!要不,我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走回来。」但是,她的目光有些迟疑。

  「那?我明天,还是由我来护送公主殿下?」我试探的说。

  「嗯!好!」她点头,但是,嗯的声音好小。

  「好的。那我先回去了!」我转身就走。不快点,爸爸妈妈就回来了。
  「那个——」身后传来她的声音。

  「什么事?」我转身问。

  「那个——那个——」她拽着衣角,「那个——路上小心!」

  「嗯!我会的!」,说着朝她挥挥手。

  之前,来的时候,一直在哄她开心,没有注意附近。往回走了才发现,我家和她家住在湖的两头。怪不得,平时都没能看见她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  看着渐渐西落的太阳,映红了半边天的云彩。我撒开脚丫往家跑,文具盒在书包里被我颠得哗啦哗啦响。等我连跑带颠、上气不接下气的回到家,爸爸妈妈还没回来,很好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吃过晚饭后,我就想去湖里塔座那等她。但也只是想想。刚吃完饭,哪敢下水,搞不好会吐掉的。再说,这时候外面还很亮,一不小心,会被爸妈看见我去游泳的,那就糟糕了。

  很是煎熬的等了半个多小时,终于天光渐渐暗了下来。游泳去!

  在湖边远远望去,塔座上没有人。可能还没来吧。

  我游到塔座,上去等她。等了好久,太阳几乎都看不见了,她还没有来。
  我有些烦躁起来。她是不是不会来了?不是说好的会来的吗?是不是她家里有事?出不来了?也许,只是来晚了?一会儿就会来?

  我坐在这里乱想着。越想越烦,索性跳下去,绕着塔座游着。

  忽然,一个人影朝这边游来,看上去好像是她。我急忙迎上去。

  等游到跟前,我却呆住了。

  是她没错,等了好久的她。但是,她身上穿的衣服和平时不一样。

  不是平时穿的紧身背心和短裤。随着波浪起伏,我看到她的背心短短的,只盖住胸口。那小背心紧紧的贴在身上,亮亮的泛着光,好像在电视上看到有美女姐姐穿过。

  她向我道歉,家里有事来晚了。

  我说,没事,等再久都是没事。其实,等再久都值得。

  等上了塔座,我发现她竟然穿的不是大裤头,而是窄窄的三角形的裤头,和衣服是一样的布料。想来是一套的。

  她腰上还系着一件衣服,卷起来的,袖子绕道腰前,打了一个死结。

  我们面向还有一丝光亮的西面坐下。

  「这么晚了,我真担心你已经回去。」,她看向我,「谢谢你!」

  这有什么好谢的,弄得我莫名其妙。我傻乎乎的摸摸头,冲着她傻笑,「这有什么的,不是约好的吗?」

  「是啊!约好的!」她望向远处,山间只剩一点点的红霞。

  从她的侧面看去,我竟然发现她的胸部微微隆起。再想到妈妈、秦婶,我想那就是已经开始发育乳房吧。只是太小了,可能到了妈妈那个年纪就会一样的大吧。

  我的眼神似乎被她发现了,不好意思地连忙移开。

  她没有说什么,反而双手后身,挺起胸,抻了个懒腰。转向我一笑。

  笑的我有些不好意思,「你笑什么?」

  「开心就笑嘛!」,说着,她伸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,痒痒的。

  我故作生气状,撅起嘴,把头别到一边。她笑得更欢了。

  见她这般高兴,更加来劲了。双手放在自己的脸的两边,食指按住眼角,拇指按住嘴角,转向她。食指和拇指用力,将眼角和嘴角扯到一起,吐出舌头,做鬼脸给她看。

  引得又是一阵大笑。

  慢慢的,天,真的要黑下来了。

  她起身告别,并感谢我能让她如此开心。

  当时,我坐在那里,那三角裤头勒的好紧,腿间圆圆的一团,中间有一条缝隙。

  看她游远消失在黑夜里,猛地想到秦婶,我瞬间明白了那是什么。她的会是什么样的呢?

  晚上,我竟然有些失眠了。满脑子都是那短短的背心,还有那迷人的三角小裤头,以及那中间的一条缝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听爸爸说,老姑要结婚了。对象是经人介绍认识的。相处了三个月,觉得人不错,很老实,话不多,抽点烟,不喝酒,不赌钱。人挺好的,就准备嫁了。

  期间,妈妈好像有什么要说的,一副欲说又止的样子。

  爸爸应该是看懂了,「担心啥。就算是出了医生说的问题,还不是她自己找的,还能怪我们不成?再说了,我是他大哥,你是她嫂子。懂不?」

  妈妈点点头,但是,还是叹了口气,「但毕竟——哎!」。妈妈只吃了半碗饭就下桌了。

  在一旁的我,听得有点蒙。应该是和我老姑有关,什么事呢?医生?那是治病了。还说有问题。什么问题?后遗症吗?

  但是,我没有发问。这点眼色我还是能看出来的,问了只能挨说。

  妈妈临走时说,「我同事的家里人住院了,我帮他带个夜班,晚上就不回来了。晚饭就到老秦家蹭一口吧。」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上学的路上,印刷厂后墙,我居然遇到了李玥颖。

  她穿着一件崭新的连衣裙子,嫩嫩的淡粉,如桃花般。肩头、领口、裙摆是洁白的蕾丝。脚下是一双黑亮的小皮鞋。背后是新的印有米老鼠的书包。

  「哇!好漂亮!」我脱口而出。

  「好看吧!」她在我面前转了一圈,裙摆飞扬起来。

  「就像白雪公主一样!」我由衷的说。眼珠一转,我来了主意,对着空气说,「魔镜魔镜,谁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啊?主人,当然是白雪公主李玥颖啊!」
  说完,自己都觉得有点脸红。

  「哦!」她哦了一声,低着头,径直往前走。

  我以为她生气了,忙跟上去,心里还骂着自己蠢。却看到她整个脸都通红的。
  就这样,她低着头,我跟在旁边,一句话没有的到了学校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我心里犯了一天嘀咕,她不会因为一个玩笑不理我了吧?

  不过还好,放学时,她见在等她,和我说话了。还带着我走了一条近路。
  在快要到她家的路上,被她拉着,到湖边看湖里的野鸟。

  我们发现了一窝蛋。看她喜欢的样子,要去拿给她,被她拦住了。告诉我,鸟妈妈发现自己的宝宝不见了,会伤心的。我连连点头称是,说她真善良,我都没想到,以后要注意,要向她学习。

  到她家门口的时候,她说,她的奶奶晚上过生日,晚上不能去游泳了。
  我有些失落。但是,她奶奶过生日更重要吧。我对她说,祝他奶奶生日快乐。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晚上,妈妈果然没有回来。爸爸带我在秦婶家吃的。饭桌上,秦婶炒了个鸡蛋,让秦叔和爸爸喝点。

  我没有去游泳,早早的就睡下了。

  恍惚间,我听到开门声。是妈妈回来了吗?

  随后听见爸爸的声音,「月娥?这个时候你咋来了?」

  原来不是妈妈,是秦婶。都这个时候了,她来干什么?

  「我来看看你啊。老婆不在家,我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」说着,嘎吱一声,坐在炕边。

  之后一阵短暂的沉默,随后吧唧吧唧的亲吻声,渐渐响起。

  「老秦怎么让你出来的?」爸爸喘着气问。

  「那你说我为什么炒鸡蛋给你们下酒?他早醉的不省人事了!」

  「我就说嘛!平日里你都不许他喝酒的。当时就觉得有问题。」爸爸离开枕头的声音,以及两人又吻在一起的声音。

  「孩子睡熟了吗?」秦婶问。

  「我家这孩子,睡起来跟头小死狗似的。」爸爸说着呵呵的傻笑。

  「那——我——」秦婶迟疑道。

  「上来!」爸爸好像坐了起来。

  随后,传来两只鞋落地的声音,以及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,还有被子盖上的声音。

  「我这算不算替春梅姐(我妈妈)照顾她老公啊?」秦婶魅声的问。

  「算!怎么不算!」爸爸略有急促的回答。

  「啊!——你的手!啊!——小屄!好舒服!——上一点!啊!——就是那里!——清点!啊!——」大概是爸爸用手在抚摸秦婶小面的小肉缝。

  秦婶啊啊的娇喘着,越来越大,越来越急促。

  伴随着被子起伏的风声,我隐约听到噗嗤噗嗤的水声,越来越明显。

  「别用手捅了!——快上来吧!」秦婶几乎是哀求着爸爸。

  「不用手,有什么啊?」又来这一套,前两天刚问完妈妈。这又来问秦婶。
  「用你的鸡巴,插我的小屄,使劲插,快点!」,秦婶并没有像妈妈那样扭捏,直截了当的告诉爸爸,真爷们。

  「那我上了!可别嫌疼!」,呼的一声,被子被掀到一边。

  咕唧一声,应该是进去了。

  「啊!——还是这个好!——舒服!——啊!」秦婶长长的舒服的出了口气。
  虽然,爸爸之前说了可别嫌疼,但是,听声音抽插的却不是很急,是很温柔很慢的声音,偶尔带着两声急促清脆。

  「快点!带点劲!」秦婶催促起来。

  「不是怕你疼吗?先动动,适应一下。」爸爸说完,停顿了一下,「我这就全力开动了。」说着,爸爸真的发力了。每一下都是清脆的两人胯部撞击的啪啪声,以及抽插的水声,交相辉映。

  「啊!——就是这样!啊!——使劲怼!——怼!」秦婶胡乱的叫着。
  「小骚逼,好紧啊!——比上次——更紧了!——好舒服!」爸爸声音急促的叫着。

  他们这么叫,就不怕我「醒」过来吗?

  「是吗?——啊!——还不是想——你想的!——你个没良心的!我不送上门。啊!——你就不知道——去找我吗?」,秦婶问

  「这么紧的小逼!——这么坚挺的奶子!——我怎么会不想呢?——晚上做梦——都梦到了。」爸爸回答。

  「你!啊!——梦到什么了!」秦婶又问。

  「就像现在这样——把我的鸡巴——插到你的小骚逼里。——怼得你直求饶。——等早上起来——一裤兜的精液!——黏糊糊的。」爸爸回答。

  「还算你有良心。啊!——那怎么——不来找我?」秦婶是要刨根问底了。
  「这几天——单位有事——回来的都晚。你当我不想啊!——是没办法。」爸爸回答。

  「以后,你要是想了。啊!——就告诉我一声——我好给老秦——准备酒。」秦婶说,「晚上,你就过去——就行了。」

  「要是半道他醒了——怎么办?」爸爸问。

  「我——啊!——一逼夹死他。」秦婶说,「他喝完酒——叫人给揍了,第二天——都不知道。——虎逼一个!——你说呢?」

  「酒——真不是——啥好东西。」爸爸感叹。

  「你不也喝?」

  「下井,暖身子——就几口——那鸡巴玩意儿——喝多了,会出人命的」爸爸说,「去年,就我们井段的——喝多了——钻蚂蚁车底下——给压死了!」
  「没到两个月,——老婆就改嫁了。」爸爸接着说,「拿着男人——用命换来的——抚恤金——又找个小伙儿。」

  「给我震撼——挺大的!——自己钱——养的女人,——逼却被别人——用着。」爸爸喘了口气,继续说,「要不那天,也不会和你好上。人哪!就是那么回事!」

  「嗯!——干你们这行的——哎!」秦婶没有继续说下去,大概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  之后,他们就没怎么说话。只有啪啪的撞击声和啪叽啪叽的水声。

  可能是没有盖被子的缘故,我闻到一股淡淡的很令我兴奋地味道。

  「啊!——」爸爸一声狰狞的吼叫后,安静了下来。

  之后,爸爸下地找毛巾给秦婶擦拭身上的精液。他们又小声的聊了许久,我就听不清了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  睡梦中,妈妈好像回来了。我习惯性的往妈妈身上搭。摸着摸着,就摸上妈妈的乳房。怎么小了很多?但是好有弹性,摸起来很舒服。妈妈还亲了我。
  第二天,早上起来,秦婶不在,妈妈也没回来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半个月后,我们放假了。

  我最重要的事情,是每天晚上去游泳。虽然,李玥颖不是每天都去,但是,每周总能见上3 、4 次。

  现在,我叫她颖姐,她叫我小弟。我很喜欢。

  她偶尔还会穿那件迷人的泳衣。她告诉我,是亲戚在海南带给她的。只是,那天她一定是来得晚一些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这一天,爸妈带我回老家。第二天,老姑要结婚。

  那里有点偏僻,我们做了一天的车,倒来倒去的。到的时候已经天黑了。
  我应该是在车上就睡着了,妈妈抱着我进的爷爷家门。其实,被抱得不舒服,有点醒了,迷迷糊糊的。

  正屋住不下了,我被爷爷安排在小屋,和老姑一起睡。

  这小屋,原本是厨房的一部分,后隔出来的。一直是二姑和老姑住。后来,二姑嫁出去了,就只有老姑在住。

  隐约觉得这屋子今天很香。我沾着枕头就睡着了。虽说在车上一直是坐着,但是做了一天也是很难受的,也很累。

  半夜,有人压了一下我的头发,把我疼醒了。

  「姐,是我!」一个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。听起来好熟悉。

  「老弟?」老姑说。老弟?那不是我老叔林兴军吗?

  「姐——」老叔讨好撒娇地叫着。

  「你要干嘛?」老姑并不友善。

  「明天你就嫁人了。我就是舍不得你。过来看看。」老叔讨好着,声音贱贱的。就像祈求大人买冰棒的小孩子。

  「看也看了,快点回去吧。」老姑不耐烦的说,「从大哥那做完回来,就全结束了。什么都别想了。」

  「你一嫁人,可不就结束了吗?」老叔继续着那个音调,「那个,姐,那个——」


  「那个什么?」老姑问。

  「我们最后一次!最后!——」老叔像哈巴狗一样祈求着。

  「不行!你害我害得还不够啊?」老姑断然拒绝,「再说,大侄子在这呢!亏你想的出来。」

  「我听大哥说,大侄子睡觉可死了,叫都叫不醒的。」,老叔说着,还晃了晃我的手。

  「喂!」老姑忙阻拦。

  我这睡眠好,到底惹到谁了?好吧,就配合你们,继续装死。看看你们要干什么?

  「你看吧!睡的可实诚了!」老叔高兴的说。

  「那也不行!」就这样,在「求你了!姐!」和「不行!」之间,来来回回重复着。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