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女友与女友姊姊】(6完)作者:qazedc8868
【女友与女友姊姊】(6完)作者:qazedc8868
(六)当下才是现实(完结篇)


原帖链接:thread-4353274-1-1.html
字数:5000

  其实姐妹两个都会分享性爱的事情,没有对象的时候两姐妹也会一起互玩,就是所谓的蕾丝边。当然这也是跟姐姐做爱后,女友才跟我说这些,而会分享男友也不是每一次都会分享,分享的条件列出了一大堆,比如说跟对方男友都互有好感或是姐姐或妹妹一方想要,所以也不是每个交的男友都有享受过两姐妹的身体,能享受到的人除了我之外,女友说只有两个。

  于是我在跟女友做爱后问了这些事情,怎么只有两个?因为就姐姐交的男友外型都不错的感觉,女友说一个都是因为她空窗期很久,然后那时对方又很会逗她,所以才答应;而另外一个是姐姐希望她能答应的,其他有几个是有感觉但是都不是很喜欢,后面就略过了。

  前些日子又是跨年夜,一年来跟这两姐妹的关系就维持着一起出去玩,一起做爱,但偶尔一些日子,还是单纯的跟女友到汽车旅馆进行两个人的约会,但是要是让姐姐知道的时候,就要找一天单独跟姐姐约会。

  姐妹俩有时候会因为这样吵架,当然我就是最可怜的人,去女友那边,就叫我去找姐姐,哄了老半天还是把我赶出去房间;而去找姐姐的时候,姐姐也不愿意收留我,要我去找女友。两姐妹闹起别扭来的时候,我只能拿着棉被独自的睡在客厅,说是天堂也是地狱。

  最后在姐姐交了个男友后,这情况有一两个月就不复见,也回复到单一的性爱对象,只是姐姐却在前阵子跟对方分手了!

  我对姐姐说:「对方对你很好耶,每个星期都带你去玩,又四处吃美食。」
  姐姐:「我才不希罕。」

  「但是我觉得我自己都做不到这样的事情啊!」

  「我一点也不在意。」

  「喔~~是吵架了?还是什么事情闹僵了?」

  「嗯,因为性生活等于零。」

  「怎么可能!?姐的身材跟技巧都是一等一的,不可能啊!」

  姐姐叹了口气:「因为他硬不起来,连进来都进不来。」

  「谁看到姐不会血脉贲张?」

  「我不知道为什么,他虽然是还算标准,但是都半软不硬的,也口交了,也硬挤进来了,但是就是像一个大软糖一样。又没几下就射了,连想要假装高潮的机会都没有,只能用他很会颤抖的手指高潮,比我的按摩棒还要糟糕。而且交往了快三个月了,就算是一起洗澡或是上床或是做爱,次数都数得出来。」

  我停下了不说话,姐姐很喜欢这个男友,但是两个人却被性生活不协调所困扰,最后姐姐在交往了近三个月后选择了分手,而分手后男方挽回了姐姐一小段时间,最后在姐姐说她已经有别的对象之后黯然消失。

  电视的声音填满了我跟姐姐沉默的客厅,我心里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姐姐,毕竟因为这种事情分手要我也说不上嘴。电视不断地播演着好笑的肥皂剧,但是我跟姐姐却都没有笑出来,直到妹妹下班买了晚餐回来,才打破了这样的僵局,姐姐要我不要放在心上,她是觉得可惜但不会钻牛角尖。

  吃完晚餐又看了一些电视剧后,我起身去洗澡,而姐姐随后跟了进来,我问道:「妹妹知道你要跟我一起洗澡吗?」虽然知道姐姐已经跟女友说过分手的事情,但跟姐姐一起洗澡也是两三个月前的事情了。
  
  姐姐:「就算我不说,她也不会反对的。」
 
  我说:「嗯,那……」

  「那什么?今晚要先满足我才能跟妹妹做爱。」

  「照姐这样,可能今晚我就算来三次也满足不了。」

  「说这什么话!欠扁喔?」

  「好啦,姐干嘛这么凶,我帮姐姐脱衣服吧!」

  我将站在面前的姐姐外衣脱下,看到了微微的草莓痕迹,但却没有点破的继续帮姐姐解下了胸罩,许久不见的坚挺的双乳耸立在我的眼前,姐姐问说:「有没有想念我的胸部呢?大色狼。」我则回嘴:「那姐姐的嘴嘴跟小穴有想念我的肉棒吗?」

  「说什么呢!谁会想啊?」接着除掉了身上的衣物,开起了水龙头,抹上了沐浴乳,姐姐的嘴便吻了上来,手不断地搓洗着肉棒,而我则绕到姐姐的身后,从后面清洗着姐姐的小穴。姐姐迫不及待地拿水龙头冲掉附着在我们身上的沐浴乳,把马桶盖盖上后要我坐着,便让肉棒长驱直入的插进小穴。

  两三个月没有好好做爱的小穴让我感觉很紧实,虽然身上有许多刚刚冲洗留下的水,却依然的感觉到姐姐小穴流出来的蜜汁。姐姐欲求不满大力的起伏,淫叫声肆无忌惮的充满整间房屋,女友似乎听到了声音走进了浴室,姐姐突然的掩起面来要妹妹不要看,先出去,但是又停下了动作起身,拿起水龙头冲了一下,就哭着走回她的房间,而我跟女友两个人就呆着在浴室中。

  跟女友讨论后,觉得姐姐这次的对象是她遇到最好的对象,但是却就在姐姐最在乎的那个点出了问题,于是女友要我到姐姐房间安慰她,但是我说我不知道这种情况要怎么安慰,如果是对方太花心或是对方对姐姐不好这种事情,还比较好说,可是对这种事情完全没辄。

  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走入了姐姐的房间,姐姐躲在棉被中一直的哭泣着,而我只轻轻摸着姐姐的头。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之后,姐姐终于停止了哭泣,要我别笑她这样,我说:「这就是姐姐的爱情,没有什么值得可笑的。」

  而心理还是很混乱的姐姐似乎又放下了刚刚的事情,手探到了我软弱的肉棒上:「他的就像你现在这样,大大的但是软软的,就只有这么硬,怎么做爱?」我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一样轻轻抚弄着姐姐的头发。

  姐姐的嘴朝着肉棒含了上来,舔弄着我的肉棒,软软的肉棒很快地在姐姐的口中硬了起来,姐姐又说:「你的只要含不到一分钟就可以硬了,我含了他的肉棒快二十分钟都硬不起来。」姐姐随后要我躺了下来,嘴中不断地吸舔着我的肉棒,似乎在发泄自己的情绪一般,拉着我的手揉她的乳房,而我也渐渐地开始挑逗着姐姐,虽然我觉得姐姐今天根本就不是打算要跟我做爱。

  我把姐姐转了过来,两个人呈现着69的姿势舔着姐姐小蜜穴,一边舔一边也用手指头轻捏小豆豆,姐姐轻声哼了起来,手不断地套弄着我硬挺的肉棒,再转过身来就在上面让肉棒进入小穴中。把肉棒都埋没在小穴后,姐姐停下了所有动作,感受着许久没感受到的硬挺肉棒,而我感觉到潮湿又温暖的小穴紧密包覆着肉棒。

  姐姐把速度放慢了许多,轻摇着腰让肉棒不断地摩擦到小穴最顶部:「好舒服啊,大色狼。」
 
  「姐姐喜欢吗?」

  「还算差强人意,不是很喜欢。」

  我顶了一下:「那是不是要用力顶才喜欢?」

  「不要顶,我想慢慢玩一下,好久没有这样了。」

  「姐小穴好紧,夹得好舒服。」

  「有没有喜欢跟我做爱?」

  「当然喜欢。」

  「那我跟妹妹谁比较棒?」

  「当然是姐姐棒!我好想可以经常干姐姐的小穴。」

  「那前阵子我交男友的时候,你怎么不主动一点来找我?」

  「因为姐姐拒绝了好多次。」

  「那是因为我不想对不起这个男友啊!」

  「对啊,所以后来我都没问了。」

  「你哪没有问!看电视的时候不是都在乱摸,摸完了还不上我。不上我就算了,还去跟妹妹做爱。」

  「因为每次摸姐都被姐骂啊!」

  「才念几句就退缩了?我会让你摸就是想要跟你做爱了。」

  「但又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啊!」

  「说这么多,你这个负心汉,上了我又要上妹妹,上了妹妹又要上我。」
  「……」

  「如果不是你,我怎么会跟我男友分手!」

  「我?我怎么了?」

  「快道歉!」

  「对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  「还有呢?」

  「对不起姐姐的嘴。」
 
  「干嘛对不起我的嘴?」

  「那对不起姐的小穴。」

  「居然顶嘴,看我怎么对付你!」说完姐姐摇起了小马达,「噗哧、噗哧」的水声不断地从交合的地方发出来。

  姐姐淫叫了起来:「好棒!好舒服!今天一整晚你都要不断地干我小穴。」
  「姐的小穴好骚,这么多水流出来了。」

  「是啊!妹妹的小穴没我这么多水水。」

  「嗯……跟姐做爱真的比妹妹舒服。」

  「快点干我,用力地占有我,快要高潮了。」很久没做爱的小穴让姐姐很快的就高潮了。

  姐姐高潮后便趴在我身上,但我却没有停止的继续攻击着很敏感的小穴,姐姐一边浪叫一边说着:「不……不要了,快点停下来,我受不了了……」小穴不断地收缩,而姐姐也不断地想要离开我的身体,但我大力地抱着姐姐不断冲刺。
  「第……二……次了……我承……受不……住了……饶……饶了……我……拜托……拜……托……」

  不让姐姐休息的我感觉到肉棒已经快到了顶点:「我想射在姐的小穴里。」
  「不……行……不可……以……」

  「射了……射了……小穴满了!」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热……」

  射在姐姐的小穴后,肉棒留在姐姐的小穴中,混杂着两个人的喘息声,我抱着姐姐说:「姐今天真的很不一样,很敏感又很荡。」

  姐姐喘着气说:「好久没有连续的高潮了,好累。这几天是危险期,你又射在里面,如果有了你要娶我!」

  「那这样妹妹呢?」

  「你只能娶一个,不要管妹妹了。」

  「那姐会愿意嫁给我啊?」

  「我还是喜欢会让我高潮的肉棒。」

  「是只有喜欢肉棒而已啊?」

  「不然你以为我多爱你喔?」

  「那我还是娶妹妹了。」

  「废话,你不娶我妹,以后怎么跟我做爱?」

  「啊?什么意思?」

  「你要是跟妹妹分手,我当然也不会再允许你跟我做爱啊!这都不懂喔?」
  「我知道啦,我还以为……」

  「好啦,我要起来冲一下了。」

  「等等,拿卫生纸一下。」

  在门外的女友递了卫生纸过来,顺便巴了一下我的头:「你还真敢说喔!要娶我又想娶我姐,你是想要娶谁?」

  「哎哟!干嘛说这个?」

  姐姐拿卫生纸擦拭了一下,露出邪恶的微笑说:「我的好老公慢慢解释吧!我在浴室等你洗鸳鸯浴喔!以后你跟妹妹洗天鹅浴。」

  妹妹听到这话,又大力地巴了我的头两下:「你这个负心汉,叫你安慰一下姐姐,倒是安慰到射在小穴里面了。」

  「哎哟,妹妹你叫我来的耶!」

  「我可没有叫你射在小穴,你没听姐姐说不行射里面吗?你还射里面!」
  看来我今天有些里外不是人了,女友又吃起醋来,眼下想不出什么办法,只好硬拉抗拒着的女友上床。呼叫刚休息一小段时间的小鸟快点变成大雕,拨开女友的小裤裤后,直挺的进入湿答答的小穴。

  「妹妹,怎么吃醋吃这么大,但是小穴又这样湿?」

  「要你管!不要进来我的小穴,快出去。」

  「但是小穴为什么这么湿?」

  女友刚刚全程的在门外看着我从安慰姐姐到与姐姐做爱,早就已经受不了身体的欲望,于是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,让女友感受她熟悉的身体以及味道,一边做爱一边小声的在女友耳边哄着:「姐姐现在情况不一样啊,我刚刚也想要拔出来射在外面,但是快射出来的时候,我有跟姐说,只是姐小穴黏着肉棒啊!姐那么爱被射在里面,怎么会想要我拔出来对吧?」

  「一些歪理。」女友不太吃吵架时做爱就等于和好这一套,但这次女友也知道状况不太一样,倒也没有说太多什么。

  满足了女友后,我走出浴室,看着在梳妆台吹头发的姐姐,她说:「等等记得决定要娶谁啰!」

  妹妹又抗议:「姐!你又不爱他,他当然要娶的是我。」

  姐姐似乎放下了刚刚的混乱心情:「妹,我也很爱你男友啊!他的肉棒又这么能满足我的话,当然我也想喔!」

  「姐!借你做爱可以,但是没有更多了!」

  「好啦!亏你两句就生气,当初你跟我男友做爱的时候勒,也是老公老公的叫!也是让他们射里面啊!」

  「你自己不是一样吗?」

  我在旁边苦笑了起来,这两个小妮子吵起架来好像我不在场一般,连之前我没参与过的都拿出来说。

  女友接着姐姐的话说:「至少我都是安全期才让他们射里面啊!你是危险期耶!」

  「我骗你的啦!就知道你爱吃醋故意说的!」

  我识相的离开两人的战场,听下去不知道又扯出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。走到浴室冲完澡后再走回来,没想到两姐妹还在吵,女友又抛出:「之前我前男友来都先让你用耶!每次我都第二次。」

  姐接着反驳:「第二次比较久,你才能有完整的高潮啊!不晓得我用心良苦吗?」

  「屁啦!你这个荡妇。」

  「妹,你也很淫荡的喔!你忘记你之前每次都要吃我某任男友的精液才愿意罢休吗?」

  「姐,不是这样吧?明明是你要我先让他射在嘴里再传给你吃掉,我哪有每次吃?吃的都是你。」

  我的天啊!这两个小妞已经巨细靡遗的把过去的做爱过程都翻出来吵了,虽然这些女友都告诉过我,而我也表示不会放在心上,毕竟她们虽然会分享自己的男友,但实际上两姐妹交过的男友并不多,但是交往时间都算蛮长的,自然在这种长时间的交往会有更多不同的做爱过程是淫但不乱。

  我终于插嘴了说:「其实听你们这种咸湿的对话,不要再管过去也别再计较什么了,我肉棒又硬了,可以让火辣的姐姐跟清纯的妹妹一起服伺我的肉棒吗?反正明天放假,我想今晚不要睡觉了,要重温两个好姐妹天衣无缝的伺候。」
  两姐妹一起笑了出来也一起说:「好老公,先决定你要娶谁。」

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